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食管源性胸痛
  • + 全部展开 -全部收缩

  • -概述
    概述:食管源性胸痛系指由食管疾病或食管功能障碍引起的胸痛。其典型症状为烧心伴有胸骨后或胸骨下发作性疼痛,呈挤压性或烧灼样,多在饭后30~60min发生,酷似“心绞痛”。刺激性食物、运动、情绪紧张均可诱发,亦可自发性发作。
  • -预防
    预防:目前尚无相关资料。
  • +流行病学
    流行病学:非心源性胸痛的流行病学调查表明大约50%来自食管因素。由于食管源性胸痛易与心源性胸痛相混淆,因此,成为患者和医生关心的焦点。
  • +病因
    病因:
        1.胃食管反流(GER)和反流食管炎(RE)是食管源性胸痛的最常见的病因。
        2.食管动力障碍 包括食管体部高幅蠕动性收缩、“胡桃钳”食管、弥漫性食管痉挛、贲门失弛缓、高压型食管下括约肌以及一些非特异性食管运动异常等。
  • +发病机制
    发病机制:
        1.酸反流引起胸痛的机制
        (1)反流酸性内容物对食管黏膜、神经、肌肉的损害,并继发食管运动异常,导致胸痛。
        (2)超敏感性食管(super sensitive esophagus,SSE),主要表现在食管对机械性扩张的超敏感性、对酸敏感性以及对疼痛的敏感性增加。
        2.食管痉挛时可产生挤压性心绞痛样胸痛,可同时伴有吞咽困难,多在进食或进食后发生,也可以在运动或情绪紧张时发生,疼痛位于胸骨后或胸骨下,向肩、背部放射。
  • +临床表现
    临床表现:
        1.胸痛  食管源性胸痛的特点与“心绞痛”疼痛极为相似。表现为胸骨后或剑突下挤压性绞痛,如源于反流性食管炎者可呈烧灼样疼痛,也可为钝痛。疼痛可向下颌、颈部、上肢或背部放射,部分病人疼痛发作与进食、体力活动和体位(如卧位和弯腰)有关。部分患者口服抗酸剂和硝酸甘油疼痛可缓解。食管源性胸痛患者胸痛发作可自发性,如弥漫性食管痉挛。反流性食管炎病人多有夜间反流发生,因此胸痛发作常在夜间,应注意与“变异型心绞痛”鉴别。
        2.食管症候群  包括烧心、反酸、上腹部灼烧感、吞咽困难或吞咽痛等。其症状的轻重与原发病有关,例如弥漫性食管痉挛,患者多有进食疼痛、哽噎感,进食刺激性食物可诱发。
        3.食管外症候群  继发于胃食管反流的食管源性胸痛,当夜间反流严重时,吸入导致慢性肺支气管病变,患者主诉有咳嗽、咳痰和呼吸困难或哮喘。食管裂孔疝患者,胸痛是典型和经常性的,当嵌顿时发生呕吐、腹痛。自发性食管破裂者,胸痛呈窒息样、濒死样,并可伴有呼吸、脉搏加快和休克。这些食管外和全身的症状和体征,不仅提供了食管源性因素的线索,同时也是与心源性胸痛重要的鉴别要点。
  • +并发症
    并发症:目前暂无相关资料
  • +实验室检查
    实验室检查:反复发作性胸骨后或胸骨下疼痛的患者,首先应进行心脏方面的检查,常规心电图、运动实验等检查是不够的,必须进行冠脉造影。如无阳性发现,应考虑是否有食管因素存在。食管钡剂造影亦是常规的初筛检查,可疑者可行内镜检查以确定食管有否食管炎、肿瘤以及裂孔疝等。
        1.24h食管pH监测 应用便携式24h食管pH连续监测法,可连续监测食管pH变化,并可结合胸痛发作情况进行分析,判断胸痛发作是否与食管酸反流有关。
        2.食管测压 食管测压是诊断食管动力异常的重要手段,不论是应用灌注式抑或是气囊测压法,均可对食管运动异常进行诊断,晚近24h食管连续测压装置,特别是与食管pH监测同步记录仪,更广泛应用于食管源性胸痛的诊断,特别对弥漫性食管痉挛、贲门失弛缓症以及食管蠕动异常等食管运动障碍。食管测压是一项重要的检测手段,也可对胸痛发作与食管蠕动异常的关系进行全面评估与分析。
  • +其他辅助检查
    其他辅助检查:
        1.Bernstein酸灌注试验 如酸灌注试验激发心绞痛样胸痛发作,而盐水灌注不诱发胸痛则为试验阳性,提示为食管源性胸痛。
        2.气囊扩张试验 用气囊扩张食管下段,食管源性胸痛患者,60%诱发胸痛,而正常组只有20%有胸痛,同时NCCP患者接受引起胸痛的膨胀容量最小值明显低于正常组。
        并非每个疑为食管源性胸痛患者都需作上述各项检查,应根据临床特点,选择必要的检查方法以确定胸痛的食管方面病因学。食管源性胸痛检查处理模式见图1。
  • +诊断
    诊断:
        1.食管源性胸痛的临床特点
        (1)与性别、年龄相关,男性高于女性,男∶女为2∶1,发病高峰年龄在50岁后。
        (2)疼痛多在吞咽时发作或加剧,常发生于餐后1h,持续4~5min放射至肩部。
        (3)疼痛常位于胸骨后,Redel等研究证明当食管发生痉挛或胃食管大部分患者伴有胸痛,39%在胸骨后,35%在剑突下,1/3的患者向后背放射,后者可能是与心绞痛鉴别的重要线索。
        (4)常伴有食管疾病的其他症状如非进行性吞咽困难、烧心、反酸和夜间反流等。
        (5)胸痛伴有食管形态学病变者,除胸痛外,有较明显的消化系统症状;胸痛伴有食管运动障碍者,除胸痛外,部分患者缺乏明显的消化系统症状。
        2.诊断程序
        食管源性胸痛必须结合临床表现和各种检查方法,才能作出正确的病因学诊断。对反复发作性胸骨后或胸骨下疼痛的患者,首先应进行心血管方面的检查,以排除心脏疾患。然后进行常规食管钡剂造影、内镜检查,以明确食管是否有功能或结构的异常,必要时进行食管动力学特殊监测。部分患者胸痛与食管异常的因果关系不易确立,因此,尚需进行激发试验。为提高阳性检出率,可进行联合检查。Richter报道910例非心源性胸痛患者的检查。单独食管测压、依酚氯铵(腾喜龙)试验及滴酸试验检出食管源性胸痛的阳性率分别为28%、23%及7%,采用联合检查阳性检出率为48%,明显优于前者。检查和诊断程序见图2。
  • +鉴别诊断
    鉴别诊断:
        1.心源性胸痛 食管源性胸痛的症状酷似“心绞痛”,所以,首先要进行有关心血管方面的检查,包括心电图及其运动试验和冠状动脉造影,经上述检查大部分心源性胸痛可以诊断。但有些患者即使冠脉造影完全正常,也不能完全排除隐匿的心血管因素。如Prinzmetal血管痉挛(Prinzmetals vasospasm)和微血管性心绞痛(microvascular angina)或称X综合征(syndrome X)。
        (1)Prinzmetal血管痉挛的特点:胸痛呈非典型性,与体力活动无关,常在早晨起床前发生,心电图示ST段抬高。
        (2)X综合征的胸痛是由于心脏微循环扩张能力减低或心脏微循环血流贮备减少所致。确诊上述疾病往往需要进行心导管、腔静脉血流测定及麦角新碱、双嘧达莫(潘生丁)药物诱发试验等侵入性检查。
        2.主动脉源性胸痛  见于主动脉夹层动脉瘤和囊状主动脉瘤。主动脉夹层动脉瘤以40~70岁男性高血压患者居多,胸痛类似心肌梗死。疼痛突然发生,剧烈,具有撕裂性,范围广泛。两侧桡动脉搏动有显著差别,两侧上肢血压也有不同。X线检查可见主动脉增宽、假囊造成的双层壁轮廓,B超、CT检查及主动脉造影可以确定诊断。囊状主动脉瘤较少见,病史、X线检查和动脉造影可作出诊断。
        3.肺源性胸痛 见于肺栓塞和气胸。肺栓塞多发生于40岁以上长期卧床患者,发病早期可引起胸痛、呼吸困难及心电图改变。胸膜摩擦音或X线检查发现肺部浸润或少量胸腔积液有助于诊断。自发性气胸可引起剧烈的刀割样胸痛,同时伴有胸骨后压迫感或胸内紧缩感,突发呼吸困难为其特征,X线检查有助于诊断。
        4.胆道疾病  急性胆道疾病可引起心肌梗死样胸痛,慢性胆囊炎引起反复发作的前胸下部和上腹部的轻微疼痛,有时疼痛性质和部位类似心绞痛,B超、CT检查及胆道造影有助于鉴别诊断。
        5.带状疱疹  可引起剧烈胸痛,但部位与肋间神经分布一致,体检时可发现疱疹或水疱。
        6.下颈部椎间盘脱出  本病常压迫神经根而引起胸痛,疼痛与某种动作和姿势有关,如弯腰、转身或蹲的时间过长等,咳嗽、喷嚏、深呼吸或用力排便时疼痛加剧。疼痛于卧位休息几小时后发生,往往使患者从睡眠中惊醒。病史、X线及CT检查有助于诊断。
  • +治疗
    治疗:食管源性胸痛的治疗首先应缓解症状,消除患者对“心脏病”的恐惧心理,同时积极地针对不同的食管疾病进行病因学治疗,治疗措施如下。
        1.胃食管反流及LES低压或功能不全性胸痛的治疗  以预防反流、减少胃酸分泌和促进胃酸清除为原则。药物治疗包括:
        (1)抑制胃酸分泌:H2受体阻滞药(西咪替丁、雷尼替丁及法莫替丁等),质子泵抑制剂(奥美拉唑、兰索拉唑等),均能减少胃酸分泌,从而减少酸性胃内容物对食管黏膜、肌肉及神经的刺激和损害,以缓解疼痛。
        (2)促动力药物:甲氧氯普胺(胃复安)为多巴胺受体(中枢及外周)阻断剂,多潘立酮为多巴胺外周阻滞药,均能提高LES压力,而对食管运动无大的影响,可减少酸性胃内容物的反流及减少对食管的刺激。西沙比利(cisapride)为非抗多巴胺受体的药物,作用广泛,有促进全消化道运动作用,可增加LES压力和食管下端的蠕动,促进食管对酸性胃内容物的清除,缩短食管与酸性反流物的接触时间,从而减少食管的损害,以缓解疼痛。对反流较严重且内科治疗无效者可行外科手术治疗,如胃底折叠术等。
        2.食管运动障碍性胸痛的治疗  以减少异常蠕动的发生,缓解痉挛为原则。
        (1)贲门失弛缓症的治疗:旨在降低LES压力,并使之吞咽后松弛和恢复食管正常蠕动,缓解疼痛。钙离子拮抗药(硝苯地平和硫氮酮)、平滑肌松弛剂(肼屈嗪等),均可缓解症状。严重吞咽困难伴胸痛者可用气囊或金属及塑料扩张器行扩张治疗,无效者可行食管括约肌切开术。
        (2)食管蠕动失调和高张性食管性胸痛的治疗:药物治疗可明显改善弥漫性食管痉挛、胡桃夹食管、高压性LES和非特异性食管运动障碍等的症状,常用药物有硝酸甘油类(硝酸甘油和硝酸异山梨酯)、抗胆碱能药(盐酸双环维林等)、钙离子拮抗药(硝苯地平、硫氮酮等)、平滑肌松弛剂(肼屈嗪等)。此类患者一般不用器械扩张或行手术治疗。
        (3)易激食管性胸痛的治疗:可进行心理暗示治疗消除患者的精神紧张,同时,可给予镇静或安眠类药物如地西泮(安定)、曲唑酮(氯哌三唑酮)和多塞平(多虑平)等治疗。
  • +预后
    预后:食管源性胸痛患者,经缓解症状和病因学治疗后,大多数预后良好。但个别由严重原发病引起胸痛的患者预后较差。
请给以上评星
你认为这篇文章的内容:
查看排行
转发到 0
版权所有:网上健康教育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5 粤ICP备17091250号-2 网站地图/关于我们/进入健康教育工作网